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谢永增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谢永增的山水情怀

2017-07-11 08:50:0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宛少军
A-A+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谢老师画面显现出的一种审美意境。和中国当代很多中青年山水画家相比较而言,他的画面意境有自己的个性,有他的风格特征。他画面中的审美意境,展露出的艺术精神,我感受到的是一种浑茫虚远,这是他的山水画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整个的画面是很满幅的,首先是通篇的一种墨色,所以造成了一种浑浑茫茫、虚远混沌,似有一种万象在里面涌动,但是你仔细看好像又不太容易明辨到什么。他这样一种感觉和我们传统山水画里面追求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的精神有相通之处。

  谢老师在思想意境上的追求,体现的是一个现代画家所具有的人文关怀,他的画中虽然也有一种天人合一的,也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流露,但不再是一种感伤,不再是一种逃避,不再是一种萧瑟。而是一种对自然的真挚的关怀,因为他山水画的基础,就是他情感的基础,是他生活的身处其中的北方山水,他非常熟悉的一种生活,所以从根本上他对这样一种山水有自己的感情,有热爱,是一种现实关怀的感情,所以最终在画面中体现的是自己对山水的现实观照,从根本上表现出一种对山水的热爱,所以从情感上他的画和传统山水拉开了距离。

  在语言风格上谢老师有他独特的地方,突出的就是他对墨色的运用。我们知道传统中国山水画主要讲骨法用笔,谢赫在《古画品录》中强调的第一法是气韵生动,第二法就是骨法用笔,这个论说影响了中国千年的传统。所谓骨法用笔就是强调用线,用骨骼的力量相喻,强调线的力量,实际上线的力量的显现又与人格的力量相联系,所以用线一直是中国画的最主要的艺术语言和品评标准,即便到清代以后,慢慢地注重了墨法,比如龚贤,但实际上还是强调线的骨力在其中的骨架作用。20世纪中国画的墨法作为一种语言的重要和独立受到了画家们的重视并进行了新的探索。很显然谢老师继承了20世纪新的传统,他是在这个基础上对墨法作进一步的探索和推进。他完全让墨色通篇的布满画面,更加注重水分的运用,水汽淋漓的,实际上也有层层渲染,显得厚重,整个画面布满墨色,骨法用笔相对居于次,感觉和传统的骨法为主有点反过来了,以墨色墨法为主,给人的感觉就是通篇的墨色淋漓,画面显得更加的厚重、幽暗、混茫甚至有一种沉重感。还有一点就是他对于光的运用,他在墨色里又引进了一种光的因素,很显然这种光的因素是受到西方绘画传统的影响。光是西方艺术传统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因素。西方中的光它是一种自然的光线,它通过自然的光线,来展现真实的世界。而在谢老师独特的画面情境之中,光的因素引进到他的画面里来,通过一种大面积墨色的强对比,这个光就具有一种不同于西方绘画中光的效果,他的光是一种气,是一种气韵,也是一种空白,使整个画面墨色有一种引领,就如同暗夜中的火炬,给人涌动着一种希望,它是这样一种效果,而且他还把这种光很节约地减到了最少的程度,所以它的效果更加的集中更加强烈。中国传统绘画中讲“计白当黑”,就是把画面中空白的地方当成墨色来看待。实际上是从经营位置从这个角度来讲,白和墨色一样也是重要的,因为黑白相生,有无相生,两个是相辅相成起作用,所以白和墨色是一样的重要。谢老师这个白,有如用光,所以和“计白当黑”在感觉上还是有一点变化,有些不太一样,就是他更具有一种生命的灵气在涌动飘荡。可以想想在这通篇墨色里面如果缺少这样一种东西,那么整个画面是壅塞沉重的,就会陷入一种过于沉重和暗淡的感觉中。恰恰是因为这样一种光,引导了整个画面墨色的涌动,形成了非常特殊的一种审美感觉。

  在写生的作品中,谢老师所展现出的更加亲近于生活的一种情趣,说到底也是他在生活中不断去寻找,不断去发现新的可能自己还没有自觉到的一种心灵情怀,这种心灵的情怀也是随着生活的感受,随着自己阅历的增加,而不断发生着变化,那么他在皖南写生的过程中,寻找到了更多的东西,所以写生的过程对他来讲也是一个在自然中不断地寻找自我的过程,发现自我的过程,最后通过他的笔墨,一种独特的风格把它体现出来展现出来,所以说到底我们看画,实际是看人,画如其人,从根本上讲是这样一个道理,这也是绘画能带给人审美陶冶的内在意义。谢老师作为一个山水画家,不断地在山水中行走,在与自然对话过程中,他会不断找到一种新的感受,并且通过对艺术语言的一种提炼,一种丰富,一种变化,不断把他那种情感展现出来,这样会让我们得到更多的审美期待,满足我们的审美想象,从这个意义来说,我们应该感谢他的审美创造,并应该不断保持对他的期待。

宛少军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谢永增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