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谢永增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艺术市场》推荐艺术家丨谢永增

2019-03-01 10:08:28 来源:艺市纵横作者:
A-A+

phhqvy9mrJ5DpM3jz1RVLin0BOqlokp408ZZxDA9.jpg

刊于《艺术市场》2016年9月号下旬刊

统筹/晓奕

原题为:《在路上看风景——谢永增和他的朋友们》

谢永增

XIE YONG ZENG

  1961年生,河北深州人。

  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美术展览,曾获“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银奖、“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优秀作品奖、“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学术大奖、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铜奖、“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等。部分作品被政府机构、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出版多本个人画集。

5lhpeQhB1fv8w9p0CObEXHr4Zxa5BbXtPlhhxpqn.jpg

《家园》 48x184cm 2013年

在路上看风景

文/谢永增

  每次到吕梁写生,看到的很多景物在心里放不下,想想也不过是百姓身边的普通场景,这些不太引人注目的景物让我念念不忘,常常反映到作品里,时间久了便成了情结,正是这样的情结让我对吕梁有了更深的认识。

  20多年前的吕梁到处跑的是毛驴车,偶有一辆汽车开过,尘土飞扬,但那时我没有感到这里的落后和贫困,反而觉得生活很真实。拿上一封介绍信,便可畅行无阻,走到哪里人们都互相信任。记得在临县兔板乡政府,乡长很热情,给我们做了热乎乎的面条,我们吃得汗流满面。在上世纪80年代那个贫困的地方,能吃碗面条已经算得上大餐了。那天晚上,乡长约我们到他居住的窑洞里做客,还从柜子里摸出两个苹果给我们,真诚的目光让人无法拒绝。

buNYEW259cJ6CV055cgTZHup50mzTVdlC5MlgU94.jpg

谢永增写生途中与农民交谈

  我是农民出身,了解农民的情感,也知道农民的喜好。到农村去就是要适应环境,我曾与一位同行到吕梁写生,中午在老乡家吃饭,老乡在窑洞里烧柴做饭,草木灰到处飞扬。等饭熟了,老乡给我们盛饭,随即用身上的围裙在碗里擦了一下,这个动作让我的同行受不了,我却感觉这场景是如此生动,心想要是拍成电影一定是不错的镜头。

  不了解农民的生活习惯,很难画得入情入理。我庆幸自己生在农村,庆幸有过类似的经历,不然对乡村的情感也很难把握。在绘画的初级阶段,我主要以家乡为精神寄托,描绘的也是我熟悉的生活。收割、打场、浇地的场景,还有那些让我始终记忆犹新的景物,两进院的老房子、300多年的老槐树、曾经爬过的老墙头。每次回老家过年,我都要在儿时玩耍的地方走上好几圈,而如今好多东西已经不见了,让我觉得很失落。

  来吕梁最好的季节是冬季,没有了夏日绿色的躁动,满山爬满了枯草色,这种醇厚的黄土味道,是地道的吕梁本色。望着窑洞里冒出的淡淡青烟,听着老牛发出低沉而有力的叫声,这感觉熟悉、厚重而安稳,有抚慰心灵的力量。

  这几年,吕梁的农村在逐渐变化,新房子多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老房子在慢慢消失,与很多年前热闹的场景相比冷清了很多。我写生的地方大都比较贫困,只有那里还保持着淳朴的原始状态。我曾问过几个老人日子过得怎么样,老人都说比过去强多了,原来的生活条件是什么样可想而知。

  这些年我对农村民居的兴趣胜过了对大山的关注。大山离我的心太远,没有亲近的感觉,拉也拉不近,所以不爱画。村庄就不一样了,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每次到了农村就如同回到故乡,找到了情感宣泄的口子。有一年到柳林拍雪景,我在一个叫不上名的小村庄看到一户快要倒塌的老门楼,用几根木头支撑着,仍然傲雪屹立,忽然间我仿佛看到了80多岁的母亲拄着拐杖在门口盼我归来。我一下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前的场景让我忘了自己的存在,眼里不知是雪水还是泪水。振奋、惊奇,自然界总有让你感动的景物,让你畅想与神往。画画的人需要保持这样的状态,不然再好的景物也不会和你发生关联。

  吕梁对我来说已不再是地理名称,来吕梁也不仅是为了写生,还为了放慢脚步、放松心情。这是个积累的过程,立杆不一定见影,需要慢慢等待,悟得好有可能前行,修炼不好可能白忙一生,艺术之路就是这样。

  正确的路就要这么走

oc1p30aeQTwO2IX9m1yjQAPyUIKIDsa1DbCXpREw.jpg

夏硕琦

XIA SHUO QI

(美术评论家、《美术》杂志原主编)

  中国画坛现在有一种不好的倾向,把画画当成一种套路,重复来重复去。谢永增的绘画不是在搬现成的套路,他是用心在画画,很曲折也很艰难。在谢永增身上确实体现了艺术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虽然现在像他这种画法的不止一人,但是谢永增是画自己的感悟及感受。为了表达自己的心之所得、所感,他必然要寻找自己的语言,在这个过程中他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一个艺术家的起始是什么?是心动于物,对外界的感动、感悟,然后作为艺术的胚胎、火种,让它燃烧成为一个创作。谢永增画得很感性,是他的所想,我觉得这是可贵的。他有一张画让我印象很深,画的是秋夜:明夜当空什么也没画,就画了几棵树。我从这张画看出了他的才华,他能把这个静景进行深入表达。禅家有一句诗“孤轮独照江山静,自笑一声天地惊”,他那张画让我想到这首诗。

HMYHAQpW8JJu1A0Jg13pSXrMRGYrrZ1tWYf2IAiU.jpg

《故乡》 145x192cm 2009年

  他有一幅名叫《佳音又到举人村》的作品,我一看这幅画就想到这是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山村里头,这个村有耕读传家的传统,虽然是穷乡僻壤,但是又藏龙卧虎。耕读传家,一种文化的根基,文化的延伸。谢永增的选材有意思,表达也很有意思。所以像这样的画,画起来先感动了他,然后再让看画的人有所思。

  艺术的根本是什么?真诚以内,神动以内,才能打动人、感动人。艺术是一座桥梁,是沟通的,不是自我封闭的,是心灵与心灵的交流。正确的路就要这么走。谢永增现在探索的路,我虽不能说已经很好了,是经典的,但是他选择的路是值得肯定的,应该继续前进、继续攀登,终应能有所大成。

  保持格调,艺术领域越宽越好

DjAnQm38QNmMDi8lwLBps3eJlMCWn4uDliuGABEi.jpg

杨延文

YANG YAN WEN

中央文史馆馆员、知名画家

  我过去看谢永增在徽州的一批写生,这批小画的真正意义在于他把自己的题材拓宽了。一个艺术家如果只画自己熟悉的题材容易局限住自己,如果能够把题材拓宽,那就是知识领域的再传播,它给画家在未来的艺术空间里面扩展了一个天地。他的这批画既有北方的又有南方的元素,色彩也开始丰富起来。艺术本身如果光有笔墨,而题材窄、色彩单一,就仍然不够丰富。艺术的本质应该是要做到与众不同,同时能够把准时代的脉搏,把你的触觉能扩展多远就扩展到多远,我觉得这个谢永增做到了,保持了过去他那种厚重的、比较具有乡土气息的格调。在保持了格调以后,必须把自己的艺术领域拓展得越宽越好,这就要看一个人的才能。一个人在一定的范围里做到很好并不是很难,如果在很宽的领域内做得都好就得有大才情。

  我始终提倡艺术家应当没有歇脚的地方,看了谢永增的展览,我觉得他本身是按着这个路子走的,从艺术的触觉上不断地延伸。由于有了新的生活,你必然寻找新的计划,有了新的计划就掌握了新的武器,有了新的武器就可以攻城略地,可以拿下新的版图,从而变成一个艺术上的泱泱大国。我很高兴可以看到他在这方面做出了有力的探索,希望他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沿这个道路走下去。

  未来的画坛需要谢永增这样的画家,我们中国山水画需要有新的画家出现。“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希望他继续努力,把这种南北差异糅合在一起。相信未来他在山水画方面一定能创造出更加全新的风格。

Y5cmNmAT5l9zgehnVeFwythcE0gR7ZIkd47VFZS8.jpg

《吕梁人家》 2009年

  浓浓乡土情怀

8AZyy4HxPPMwOWg43Jhkol9xlURBXwLOdEkrwerE.jpg

宛少军

WAN SHAO JUN

(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

  在中国当代山水画的创作中,谢永增一直是位备受瞩目的画家。他以独特的风格创造及深厚的人文乡土情怀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相较而言,他画面中表露出的审美意境有自己鲜明的个性,体现了他多年求索其中的艺术理想。墨色淋漓、浑茫虚远是他的山水画给人的第一印象。他的整个画面是满幅的,首先让人感受到通篇的墨色,造成一种浑浑茫茫、虚远混沌的气象,似有万象涌动,然而细看好像又不太容易明辨到什么。他这样一种感觉和传统山水画里追求的人与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的精神有相通之处。

  谢永增在思想意境上的追求,体现的是一个现代画家所具有的人文关怀。他的画中虽然也是天人合一与悲天悯人的情怀流露,但是不再是一种感伤,不再是一种逃避,更不再是一种萧瑟,而是一种对自然的真挚的温情关怀。他在山水中所展现出的乡土情怀具有独特的韵致。在山水的天地中,乡土生活常常作为他画面表现的中心或点睛之笔而使主题融入温暖的人文理想与情怀。他的山水总以山村或水乡的意绪表达为精神归宿,画面中时常出现的五谷、丹柿、劳动、收获、轻舟、渔歌、闲话等的生活意象,表达了一种“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山水田园的闲适与自足,这是一种对美好乡土生活的向往与寄寓。这种浓浓乡土情怀的表达和情感基础是缘于他生活过的北方山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真正的艺术总要从自己的生活中长成。对于家乡的自然山水和炙热的生活,谢永增是再熟悉不过了,生活的养育使他对这样的山水生活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对现实生活的眷恋和观照,总会在画面中自觉与不自觉地体现出来,所以在情感上他的画和传统山水拉开了距离。现实中温暖的乡土情怀使他的山水画具有了内在的格调和现代的情致。

AF4cXUV7DPZx7h8vpMnJwktRVjpx2ITWKXTRU5Dk.jpg

《故土》 97x179cm 2012年

wVWMdnOTzMhyaBskBsRA7VKV8nGCF4tpPCThYP4a.jpg

《佳音再传举人村》 97x179cm 2010年

  难以言表的文化牵挂

IM2OonGfOfrkOpg4EHauqM2zQGvskrfUhRPDjpi5.jpg

王洪涛

WANG HONG TAO

(艺术评论人)

Tectw2hyPPGNnpllIf9HG7WP7Sy3VXoLVz5X4J7M.jpg

《故乡》 68x68cm 2010年

  2002年,谢永增凭借着自己的才华和实力被调入北京画院,成为大匠之门中的中坚力量。北京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时代气息使谢永增的眼界更为开阔,他从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两头深入,不断思考、选择、实践,其转型后的水墨山水逐渐成熟,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完成了他一生中又一次重要转型,这一转型表现出他对中国山水画发展更深层次的理解和思考,确立了他在艺术道路上新的里程碑。

  他一路走来,行遍太行、吕梁,徽州等地,一边排遣旅途的思乡寂寞,一边享受着乡音乡语的温馨。他在写生中捕捉到的每一瞬激动都是充满欢愉的乡思乡情,也有挥之不去的乡愁,这种思念消解了眼前的场景,他将眼前看到的“视像”切换成自己的“心象”,一种隐于内心难以言表的文化牵挂呈现在我们眼前。同时,他也在寻找一种在新时代下,山水精神共同的文化依托和价值。

qMp04ueNrY9xLJmPwYrLwwLFQBsAyxGLDGY9aD7X.jpg

《惠风从吕梁山吹过》 136x68cm 2016年

  谢永增的作品,在凝神屏气的氛围中,随着画面中灰暗笔墨的延展变化,其精神也弥漫开来,一缕缕细微的光线若隐若现,有节奏地引领着观者视线,突然眼前出现一片光亮,使沉郁、神秘的画面瞬间带来一片生机,意境立即得到升华,具有对现实的超越感。他的一系列作品都在幽玄冥暗中发出耀眼的光芒,显示出振奋人心的力量,这种主观用光首先是对人本身的肯定,对人类生活的肯定,对人类文明的肯定,对人类创造的肯定。谢永增的山水画在沉静墨色氛围中出现跃动的光芒,呈现出一种超越现实的信念。在这里,黑与白、明与暗、虚与实、动与静以及具有生命意味和象征理念的用光,构成了其作品的高境界,显示出一种永恒的精神力量。

PeYQpaKT68NIJINWMECiEWqb4yW64LgGXeBsvC1l.jpg

《故乡》2012年

  饱含童真的乡土故园

SONtFNud5sP5vmYBfqBSCjxDa484hosaDy5Q2Zip.jpg

刘福林

LIU FU LIN

(艺术评论人)

TYEOu3LtOz0fBofNltjS3SApXrMwtq5DR9DaZcLn.jpg

​《绿源》 170x170cm 1993年

  一个没有情怀的艺术家是走不远的,一个没有灵魂高度的艺术家更是无法洞悉生命秘密的。技巧无法解决灵魂的难题,因此内在的修为比技巧的训练更为重要,也更为艰难。

  谢永增一直勤奋地、低调地、执著地、深情地吟出魂魄的基本元素,精心编织境界的维度。而这魂魄的基本元素,境界的初始维度,正是他多年如一的对于土地的深深依恋和对天人合一的传统文化的内心诉求。他通过对农耕文化的礼赞、歌咏和感恩,从生命自然的深处出发,展示与生俱来的道法自然,讴歌心性与自然交融的天地融合。石磨碾子、镰刀锄把、一蔬一果、山野田畴等故土记忆的永久符号,经谢永增的艺术点化,共同组成了一曲浑然一体的乡土神韵,无不给人们带来一种慰藉、一种享受、一种洗涤。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无论岁月怎样无情,每个人的内心深处总有一块远离喧嚣纷乱尘世的净地,那就是饱含童真的乡土故园。

  谢永增的山水画,始终与他的性情一样——敦厚、素朴。他的画风与心性相适,在笔与墨上注重人文体验的感知,历经内省的体验观照,再融入生活真与善的审美。他由此超越了以往的地缘描写,无论是笔下吕梁山风情的敦厚纯美,还是徽州的风雅清秀,在他笔下都赋予了异乎寻常的历史容量和思想深度,从而焕发出一种新的艺术风貌,达到了新的艺术高度。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谢永增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